伞修伞主;杂食;安攻党;心头肉冷CP→伞杰希
 

【伞修】仍是少年

·没头没尾,剧情和设定是什么可以吃吗

·心理上28岁的叶修,18岁的苏沐秋,生理上都是18岁


叶修觉得自己应该在做梦。

他摸摸口袋,没有烟,于是他握紧拳头,短短的指甲戳刺着手心。

苏沐秋在他眼前一边抱怨一边到处查看。

他像在看电影一般,看着十年前的那个少年,穿着他最熟悉的衣服,用他最怀念的方式,挂着他最印象深刻的冷静着焦虑的神情,喋喋不休地跟他分析现状。

“这间屋子太空旷了,肯定不是住的,是什么密室逃脱吗?妈蛋让我们做测试吗?要是逃出去给钱也行……”苏沐秋一边说,一边细致地检查各个角落,“太不科学了,完全没有任何线索,连密室逃脱都不是吧???”

他有些泄气地坐回叶修身边,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他俩只能并排坐在床边。

床垫很软,让叶修想到外出打比赛住的五星级宾馆,苏沐秋坐下来,床垫的塌陷如此真实,叶修颤抖了一下,仿佛同样的压力按在了他的心脏上。

“你怎么了?”苏沐秋侧过头看他,“不舒服?”

叶修长出一口气,摇了摇头:“没事。”

“其实这地方有点像孤儿院。”苏沐秋说。

叶修转头看他——苏沐秋几乎不提以前在孤儿院的日子。

“不是住的,是存东西的。”

苏沐秋的长睫毛在清亮的眼睛里落下一片阴影。

叶修想,如果是十年前我大概还会觉得难受,现在想来,这大概就叫中二吧。

但他不能否认他仍有抱住对方的冲动。

“不过床比这硬多了……”说着苏沐秋向后倒进了柔软的床垫里,“卧槽,这床舒服到可怕,我觉得我随时都能睡着……”

叶修笑了一下,跟着并排倒了下去。

他偏过头盯着苏沐秋的侧脸,后知后觉,自以为鲜明清晰的记忆跟眼前的画面比起来模糊不堪。

偶尔做做梦挺好的,他想,即使在梦里才能有这么清晰的感觉,即使睁眼还是只剩模糊的影子。

“我觉得也许是我在做梦。”苏沐秋睁开眼睛回望过来,“我实在想不到两个穷代练能用来干嘛……”

叶修没忍住笑出了声,他改成侧卧的姿势,一只手垫在脑袋下,另一只放在胸前,努力克制去碰一碰苏沐秋的冲动。

“那现在怎么办?”叶修不是真的在意这个问题,他只是想多跟梦里的苏沐秋交流交流,这个梦里的形象挺贴合,怪怀念的。

“没有电脑,有点无聊……”苏沐秋也侧过身来对着叶修,他俩现在简直有点像开卧谈会的小女生,"既然是做梦,就接着睡吧……妈蛋这床太舒服……"

苏沐秋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又睁开。

“你这人怎么这样,在梦里都不配合,你这样盯着我我能睡着吗?虽然你是我梦里的人也麻烦你闭上眼睛睡觉好吗!”

“?”

“算了。”苏沐秋翻身面朝天花板。

“舍不得睡。”叶修说。

“啊??”

叶修也觉得有点肉麻,可又是事实。他说得自然,一丝缱绻若有似无,可能听的人只会觉得费解。但是叶修不想解释,他在做梦,梦里不需要说太多废话也能发展剧情。

他错了。

“啥叫舍不得睡?”苏沐秋甚至坐起来看他,似乎一定要讨个说法,“你是知道咋回事还是怎么的?”

好嘛,还怀疑起他来了。

“不是。”叶修笑。

苏沐秋眉头皱起来,一副你再装逼试试的表情。

这是调戏他的最佳时机。

叶修不会错过。

“因为你好看。”

“哈?????”

叶修发现他耳朵红了,脸上的费解不过是害羞混合开心的逞强。

“因为你好看,我舍不得睡。”叶修说,仿佛在陈述
xx技能的cd是xx秒,所以只能xx秒用一次。

嘭一个枕头迎面飞来,叶修抱住,笑得蜷起身子。

好看的人混合着被夸的开心和被耍的羞恼还处于舌头打结的状态,半天只能憋出一个“妈蛋”。

被填满的心就像软绵绵的枕头一样,一用力就要膨胀。

眼前的脸也太过好看。

叶修伸手去捏那粉色有弹性的脸颊。

苏沐秋眼疾手快一把拍开猪蹄子。

猪蹄子顺势抓住他的手。

少年的手。

骨节分明,但是又细又软,除了几处薄薄的茧子,到处都是未经沧桑的单薄。

叶修攥紧了点,觉得口干舌燥。

他丢开枕头,稍微一用力,好看的少年如他设想的,轻而易举被拉了过来,扑在他身上。

“卧槽你哪来这么大劲??”

你哪来的眼睛还没看出来哥比你大了十岁,叶修想。

他把十八岁的少年紧紧抱在怀里。

“因为你好看,我舍不得睡。”他又说了一遍,语气严肃,还觉得不够,亲了亲少年的发旋。

还是微卷的蓬松发质,还是当年的味道。

叶修深吸了一口,感觉到另一个胸膛里激烈的心跳。

苏沐秋揪住他的衣服,既不挣脱,也不说话。

叶修知道他能感受到空气里心照不宣的气氛。他说话也好,什么都不说也好,叶修只想抱着他。

温暖的,跳动的,好看的,怀念的。

“这算什么?”被抱着的少年从唇缝里挤出疑问,声如蚊呐。

叶修把脸埋进他的发间,眼眶发热。

“你觉得呢?”

“别什么都让我觉得,我什么也觉得不出来。你先……的,我在问你!”

少年还是那个强势的少年,也还是不敢抬头看他。

他的心脏跳的好快,叶修似乎也被带起了节奏,有什么尘封已久的东西在躁动。

叶修抱着他坐起来,苏沐秋坐在他膝盖上,维持了一个有点难堪和羞耻的姿势。

他们离得那么近,差一厘米就额头相抵。

苏沐秋揪得更紧了。

他那张紧张到要哭的脸在用最后的倔强面对叶修的视线。

叶修看着他,什么也不说。

他的心里有些生气,明明心照不宣,为什么不能顺水推舟,都这样了还要怎么感觉。

不过,苏沐秋太好看了,这些都是浮云。

“卧槽……”好看的少年艰难地说。

“你别这样看我,受不了。”

他就要移开视线。

叶修吻住他差点逃跑的嘴。

被逮住的嘴僵硬了两秒,突然发狠,反咬他一口。牙齿叼住不松开,慢慢地,慢慢地卸力,再重重地印回去。

至此,语言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意义。

温热的嘴唇,箍紧的手臂,插进发丝的指尖,都会说话。大喊着,重复着,比誓言还要天长地久,比情话还要辗转反侧。

叶修终于在苏沐秋明亮的眼睛里看清了自己的模样,十八岁尖尖的下巴和苍白的脸。

“哭什么。”苏沐秋摸着他的眼角,并不是真的在发问。

“苏沐秋……”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委屈到不想承认。

少年郑重地亲吻他眉间,一瞬间的笑容仿佛泡过十年的光影,捞起来还是熠熠生辉。

“嗯,我在。”








叶修醒了。

他做了个梦。

风穿过窗帘,抚过他的脸。

他摸了摸嘴唇。

嗯,你在。

==========================

4年前这是一辆车,4年后我老了

大概有些心照的话就算未宣也是真的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妄想暴走S|Powered by LOFTER